大清消防队

  • 文章
  • 时间:2018-09-26 12:42
  • 人已阅读

  一、夜半走水

  

  光绪六年的一个夏夜,温州城里的百姓都在闷热中渐渐沉睡,只有唐瘸子还一手拎着铜锣,一手提着明瓦灯笼,在松枝巷踽踽而行。走到拐角时,唐瘸子忽然闻到一阵焦糊味,睁大眼睛一瞧,只见大团大团的浓烟正从对面的老梅巷翻滚而来。唐瘸子一把抽出别在腰里的铜钹,咣当咣当死命敲起来,边敲边大声喊:“走水了,走水了!”

  

  周围的住户听到铜锣响,大人叫孩子哭,都急急忙忙起来了。当地有句老话“青田怕水推,温州怕火偎”,说的就是瓯江上游的青田常有山洪暴发,而温州民居密集,最怕的就是火灾了。官府的灭火队形同虚设,只能太平时检查一下火灾隐患,起了火就不济事了。民众为了自救,通常以街道巷子各自为营,组成自己的救火队。

  

  松枝巷的救火队是唐瘸子一手拉起来的,这两年他年纪大了,就交给儿子唐绍青经管。唐绍青把救火队改叫义龙队,组织一帮年轻后生隔三差五拉出来演练一回,搞得煞有介事。这不,铜锣响了没多久,唐绍青的义龙队就抬着挪龙,声势浩大地赶来了。

  

  挪龙是一种人力操作的杠杆水泵,一头连着巨大的木桶,一头连着皮管。义龙队员源源不断地取水倒在大木桶里,两个身强力壮的后生一上一下压着杠杆,水柱能喷出一二十米的射程。这在当时,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消防设备了。唐瘸子虎老余威在,冷静地指挥:“把龙头瞄准松枝巷靠街的这排房子,反复浇,都淋透了。”把龙头的答应一声,强大的水柱喷射而出。

  

  唐瘸子这么做是为了隔出防火带,以免大火借着风势扑到这边来。围观的群众心知肚明,都不说话。老梅巷住的都是在这里经商的宁波人,他们财大气粗,又拉帮抱团,平时和松枝巷就不大来往,现在只能伸着脖子等候他们自己的水龙队。好在不多时咚咚咚一阵鼓声,陈记商号的掌柜陈有年带着水龙队赶来了。

  

  两支救火队一比,立见高下。陈有年的挪龙是铜质的,底座安着四个小轱辘,推着就能跑起来。后面连着一条长长的皮管,直接伸到井中取水,这就节省了大量的人力。对于唐瘸子的自扫门前雪,陈有年冷笑两声作罢。唐瘸子做过木匠,松枝巷的挪龙是仿照老梅巷之前的挪龙比虎画猫,自己鼓捣出来的,而他这架铜龙可是刚刚花巨资购买的。

  

  陈有年成竹在胸,吩咐伙计:“去禀告新任府尹梁大人,就说老梅巷走了水,刚好演练演练铜龙,请大人来观赏。另外让厨子备下酒席,灭火之后我要给梁大人压惊。”伙计答应一声,分头忙碌。铜龙很快架起来了,意外的是杠杆处的机括出了问题。

  

  “赶紧修,养着你们有什么用!”陈有年恼怒地斥骂。伙计苦着脸,道:“掌柜的,这个一时半会儿修不好,里面的滚槽坏了,可能是路上颠簸所致!”陈有年一听变了脸色,之前的旧挪龙已经被他低价卖给一个乡下村庄了。经商的多会算计,为了省下库房租金,一般都把货物屯在住所,万一老梅巷火烧连营,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二、隔岸观火

  

  其实只要松枝巷的挪龙偏一偏,这场大火就可扑灭。陈有年有心求唐瘸子相助,又拉不下老脸。这时他女儿锦心款步过来,朝唐瘸子施了一礼,道:“水火无情,人自有义,请老伯出手,救救老梅巷。”这句“水火无情,人自有义”,正是松枝巷义龙队的口号,唐瘸子却装作没听见。

  

  唐绍青见锦心这么说,就和爹爹商量:“爹,要不就把龙头偏一偏?他们那边可都是值钱的货物。”唐瘸子登时大骂起来:“不长记性的东西!他们的货物值钱,还是我们的命值钱?”此话一出,唐绍青哑口无言,陈有年脸上顿时青一阵红一阵。

  

  “老伯,大火并未烧到松枝巷。你叫人偏一偏龙头,实在是百利而无一害,我们大伙会记得你的恩情!”锦心激将道,“倘若见死不救,岂不是违背了义龙队的义字?”唐瘸子油盐不进,冷笑数声,并不答话。这时又一阵喧闹,府衙的官差一路小跑在前面开道,梁大人来了。

  

  这下陈有年底气足了,道:“锦儿,不必低声下气求人。梁大人爱民如子,料他不会不管。”这梁大人上任不足一月,日前已得过陈有年的孝敬。查看现场后,梁大人果然沉声道:“邻里相处,如唇齿相依,岂有隔岸观火之理?哪位是义龙队管事?”“是草民。”唐瘸子护着儿子,自己抢先跪下,道,“大人所言极是,只是不知不顾邻里之情,隔岸观火,该当何罪?”

  

  梁大人没料到他有此一问,微微一怔,恼怒道:“你这小老儿好没道理!本府尚未说话,你倒着恼!莫非要本府带你回府衙,棍棒伺候才消停吗?”“大人恕罪,容小的回禀!”唐绍青唯恐父亲获罪,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悲诉前情。

  

  这话要从十年前说起,那日唐绍青家中不慎走水,母亲与一个年幼妹妹都被困在里面。当时只有街对面的陈有年有架挪龙,陈有年命人喷洒老梅巷临街的房子自保。唐绍青父子跪在他跟前磕头,求他偏一偏龙头,救救自己被困火海的家人。但陈有年不为所动,唐瘸子情急之下冲进火海,结果被掉下的房梁砸成残疾,也没能救出妻女。

  

  “大人体恤,这场大火留给家父的,不仅是身体残疾和一个瘸子绰号,还有刻骨铭心的伤痛啊!”唐绍青动情道,“家父这十年不但义务打更,更是倾尽所有造出一架挪龙,为乡亲救火,分文不取。他早已年老体衰,义龙队目前是小的在经管。倘若大人一定要治罪,就拿小的治罪吧!”听完这番话,梁大人沉吟不语。

  

  陈有年额上冷汗直冒,急忙跪道:“回大人,小的当时实在情非得已。一干伙计拖家带口追随于我,倘有闪失,我怎么养活他们?我断不能弃他们于不顾啊!”“这些稍后再论!”梁大人看一眼越来越大的火势,问唐绍青,“现在本府征用你的挪龙灭火,你可愿意吗?”唐绍青伏地叩头:“但凭大人吩咐,小的无不从命!”

  

  三、功成水龙会

  

  义龙队队员训练有素,在唐绍青的带领下,很快就把大火扑灭了。梁大人不住颔首,询问木质挪龙的造价。唐绍青道:“这架挪龙乃家父反复揣摩,仿造而成。虽然普通人家孤力难成,但只要有足够的木材,倒也不是十分困难之事。”“如此甚好!”梁大人喜形于色,道,“本官承上头的意思,正要兴办水龙会。预计十户为一队,每两队配一架挪龙,队队首尾相顾。如此一来,定能彻底消除火灾隐患。”

  

  “大人此举,真是造福于民,惠及百年!”唐绍青由衷敬佩道。梁大人捻须而笑,略一沉吟,道:“陈有年所提供的铜龙虽然简便,却造价不菲,又易出故障,倒不如你们这土龙来得实惠。也罢,本府就委任你为水龙会会长。你放手去做这件事,所用木材花费,以及日后修葺费用,都由府衙支付!”唐绍青伏地叩头,感激不已。

  

  唐瘸子没料到一场火灾,反而让儿子抢了陈有年的会长,得以出人头地。广造挪龙也是造福乡里的好事,唐瘸子立刻应承下来,带着几个木匠赶造挪龙。眼看着一架架挪龙立起来,唐瘸子眼眶泛红,感慨道:“家里走水之前,你娘做了个梦,告诉我一条龙从咱家屋顶腾空而去,半道被雷打掉了龙角。龙走了,水哪里还有?这就是要走水的兆头啊!若是当年有这些挪龙在,你母亲和你妹妹也不至于葬身火海!”

  

  “爹爹放心,儿子以后也是出得场面的人物了,一定让爹爹晚年好好享一享清福!”唐绍青信誓旦旦承诺,唐瘸子倍感欣慰。“青哥!”随着一声清脆的女声,锦心抬脚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捧着食盒的丫头。唐绍青急忙转身,笑盈盈迎上去。唐瘸子的脸顿时拉下来,锦心最近来得勤,不是送吃的,就是送喝的。唐瘸子一眼就把她的心思看透了,锦心这是看上他家绍青了。

  

  锦心走后,唐瘸子道:“男大当婚,你也是时候娶房媳妇了。我明儿就去托刘媒婆,替你留心一个好的,以后莫和仇家的女儿拉拉扯扯。”“失火那年,锦心还在老家,根本没到温州来呢!姓陈的所为,怎么能算在她身上?”唐绍青不悦道,“再说,刘媒婆见过什么好的?是王屠户的女儿,还是豆腐张的蠢丫头?她们哪个比得上锦心识文断字,又大方得体!”

  

  “你小子莫要打错了主意!”唐瘸子顿时火冒三丈,道,“就是咱们不计前嫌,陈有年只有这一个女儿,也不会许配给你这个穷小子!”

  

  可再次出乎唐瘸子的意料,唐绍青不顾父亲反对,自己请媒人上门提亲,陈有年居然一口就应承了下来。

  

  四、潜龙升天

  

  唐绍青和锦心的婚事,陈有年请梁大人当主婚人,办得热热闹闹。他又在老梅巷买下一栋大宅,专门给女儿女婿居住。自己的儿子给仇人做了上门女婿,唐瘸子一气之下病倒了。唐绍青挨了几次骂,不敢再回来,一日三餐只派小丫头来送饭。

  

  这天唐瘸子有气无力地躺着,只听门吱呀一声开了,有人不紧不慢地走进来。唐瘸子只当是小丫头来送饭,也没理会。半天只听嘿嘿两声干笑,居然是陈有年来了,虚情假意地道:“亲家好呀,听闻亲家身体不适,老夫特来探望探望!”

  

  唐瘸子一看见他的嘴脸,就忍不住想起葬身火海的妻子女儿,愤然道:“我不是你什么亲家,没事就请回吧,莫要站脏了我的地!”“你这又是何苦?”陈有年不请自坐,淡淡笑道,“既然成了亲家,就不要再计较以前的事了。我便一时私心自保,亏负于你,但你们父子设套算计我,还不能扯平吗?”

  

  唐瘸子冷笑道:“我一辈子行得端,做得正,怎么设套算计你了?”陈有年道:“老梅巷那场火,是绍青有意放的吧?我大人大量,还肯招他做女婿。我但凡捅给梁大人,只怕你儿子现在已经在大牢里了!”唐瘸子大吃一惊,霍地坐了起来:“你说什么?你可不要含血喷人!”

  

  “此事锦心都已告诉我了,你也不必再装腔作势。”陈有年道。据他说唐绍青一早就在打锦心的主意,把锦心哄得团团转。唐绍青得知陈有年为了水龙会一职,斥巨资购置了铜龙,就在锦心面前假意分手。锦心自万博体育足彩官网在亚洲老虎机娱乐坛上赫赫有名的娱乐城,万博体育足彩,万博体育man是澳门万博体育man推出的一个现金赌博平台,mant游戏是亚洲最大实力超群的动漫娱乐门户网站,万博体育足彩有着丰厚的奖金奖池。然哭啼不肯,唐绍青又说有一计可成,不知她依不依。

  

  唐瘸子忍不住脱口而出:“什么计?”“绍青让锦心制造机会,好让他接近铜龙,破坏机括。然后绍青在老梅巷纵火,演出了一场以德报怨的好戏,深得梁大人赞许。”陈有年面露笑意,道:“我倒也不怪他,是龙总要飞出来的,压也压不住。我膝下无子,当然也想找个能做臂膀的女婿。绍青心机远胜于我,前途不可限量。我只纳罕你这样一个老犟物,怎么会生出如此心智玲珑的儿子来?”

  

  唐瘸子呆了半晌,一句话也答不出来。他忽然想起妻子去世前的那个梦,一条龙从他家屋顶腾空而去,莫非不是走水的征兆,而是预示唐绍青的飞黄腾达?那么飞到半道被雷打折了龙角,又是什么意思?

  

  五、折断的龙角

  

  唐瘸子躺不住了,他得盯着儿子才放心,便起身来到了赶造挪龙的场地,只见几个木匠还在日夜赶制,其中一架挪龙真的以腾龙姿态雕成,龙头上跨坐着身披混天绫的哪吒。哪吒一手举着乾坤圈,一手擒住龙头,流水一经压过来,就从龙嘴喷射而出。挪龙居然还能做得如此精美,唐瘸子连连咋舌,道:“你们倒有这情致,挪龙主要就是喷水灭火,搞这些名堂有什么用?”

  

  “这是会长吩咐做的,好像是梁大人要进贡给太后做寿辰贺礼的。”木匠答。唐瘸子问:“会长人呢?”“会长和陈掌柜去府衙,走了半天了。”唐瘸子听了不语,踱到另一排造型简易的挪龙前一看,不禁火上心头。制造挪龙必须要用材质极密的柳木,可这些除了桐木就是杨木,哪是做挪龙的材料?

  

  这时唐绍青从外面回来了,唐瘸子已经顾不上先前那茬了,气急败坏地质问儿子更换木料的事。唐绍青为难道:“梁大人一再催促,要在太后寿辰之前赶出百架挪龙,一下子哪有那么多柳木?万一耽搁下来,我怎么担待得起?好在每年府衙还有专门的修葺款项,到时候再慢慢替换也不迟。”事到如今,唐瘸子也无可奈何。

  

  哪吒戏龙王的挪龙一送到宫里,太后就乐得合不万博体育足彩官网在亚洲老虎机娱乐坛上赫赫有名的娱乐城,万博体育足彩,万博体育man是澳门万博体育man推出的一个现金赌博平台,mant游戏是亚洲最大实力超群的动漫娱乐门户网站,万博体育足彩有着丰厚的奖金奖池。拢嘴,命人摆在御花园里喷水,一拨拨请人来看。梁大人不失时机地上报水龙会事宜,太后大悦,不仅犒赏了梁大人,对唐绍青也有褒奖。唐绍青一朝富贵显达,真应了平步青云那句话,陈有年越发认为自己押对了宝。慢慢地,唐绍青开始耽于享乐应酬,排查演练等事也不甚上心了,甚至修葺款拨下来后,也没见他有什么动静。唐瘸子看在眼里,急在心头。

  

  这年冬天干燥少雨,唐瘸子几次催促儿子整顿水龙会无果,只好又开始拎着铜锣上夜。他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这夜,当他发现火光烧起来时,照例咣当咣当死命敲起铜锣。按照他的想法,增加了那么多架挪龙,一定不费吹灰之力就能灭了大火。哪知抬出来的挪龙不是残缺不全,就是木质疏松,压两下就咔嚓断了,转眼大火就熊熊烧过了两条街!

  

  温州火烧连营,全城上百户民众受损,震惊了朝野。梁大人连降三级,贬到一个穷乡僻壤做小官去了。唐绍青被革去府衙饷银,在大牢关了半年才放回家。陈有年在这次大火中也损失了几家商号,大伤元气,气得一病不起。倒是锦心照常安稳过日子,还宽慰夫婿高堂:“高官厚禄,哪有个穷尽?人心知足了,凡事就安乐。”

  

  唐瘸子至此才真正放了心,雷打折龙角只是让儿子丢了官帽,只要儿子保住了命,他已经感念上天庇佑了。

上一篇:长安陌上无穷树

下一篇: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