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鲁阿卓将亮相情歌大汇 送情人节祝福

  • 文章
  • 时间:2019-03-11 12:34
  • 人已阅读

从2011年起,国内在线售票渠道兴起,开始分食影院售票的利润“蛋糕”。到了2014年,超前预售、降价、补贴,各种促销方式同时发力,电影市场变化风起云涌,电商已然成为影院重要的售票渠道。而到了2015年,在线选座将占票房收入60%。 在这样的大趋势下,今年4月开始,微影时代旗下移动票务平台微票儿相继携手首都电影院、耀莱成龙国际影城等院线推出了“智慧影院”购票平台,并取得良好的应用效果。截至目前,微票儿已与全国百余座城市、近千家影院建立了基于“智慧影院”的合作。影院可以通过“智慧影院”实现自主售票、自主定价、自主营销,直接进入“互联网+”时代,旨在带给影迷最便捷、优惠、人性化的服务。 “三自主”维护影城权益 “智慧影院”基于微信平台开发,旨在帮助影院打造自有电商平台,实现影城自主售票、自主定价、自主营销。“三自主”新概念从维护影城根本权益的宗旨出发,影城开通服务后,消费者可通过影城智慧影院平台直达影城服务窗口,不仅可查看影城影讯、优惠信息,还可通过平台服务直接购买电影票和卖品。与所有的在线售票平台不一样的是——所售票款实时到达影院账户,避免了影院与电商平台间传统合作模式下回款慢、沟通难等弊端。 从今年6月开始,耀莱就与微票儿建立了基于“智慧影院”的合作,耀莱影城市场总监綦振翔介绍,截至目前,耀莱影城微信公众号粉丝已经超过四万,线下实体会员绑卡数量已经超过两万张。 谈到“智慧影院”的优势,綦振翔表示,首先,“智慧影院”可完善系列购票功能,巧借智慧影院与微信公众帐号合作,真正意义上实现微信购票支付和智慧影院系列功能。 与此同时,微信公众平台作为影城自有媒体平台之一,需独立运营,不做“短信”;第二,做到与微信端潜在用户的“精准化营销”,推送消息撰写风格也有“平台特色化”。 简单来说,影院可以将它理解为“一整套影院信息化的解决方案”。在綦振翔看来,这种模式不可复制,原因在于微信平台方便,拥有海量支付用户,用户黏性高,信息瞬间触达。 “为顺应电影市场发展趋势,我们也在积极寻找电商合作伙伴”。綦振翔坦言,这种合作是大势所趋,也是非常必要的。 “智慧影院”不但能够实现自助售票、主动营销、精准推送,还能给观众带来更便捷、优惠、人性化的服务。綦振翔表示,这个项目帮助传统影院更好的适应“互联网+”的趋势,同时也提升了用户的购票观影体验。 打造全新的“线上+线下”电影社交生态 数据显示,自2015年4月1日微票儿“智慧影院”项目上线以来,首都电影院微信公众号粉丝已经超过6万,线下实体会员绑卡数量已经超过6000张;10月份智慧影院所贡献的票房占比已逼近10%,订单量也大幅增长。而自今年6月开始合作起,耀莱影院微信公众号粉丝已经超过4万,线下实体会员绑卡数量已经超过两万张;10月份智慧影院订单量也大幅增长。毫不夸张地说,“智慧影院”项目已经成为两家影城发展的核心推动力之一。 目前,微票儿“智慧影院”与金逸、鲁信、今典院线也已成功开展合作。在金逸、今典院线的运营中,智慧影院平台的出票量帮助院线同样贡献了很大比例的销售额,充分证明了其提升影城销售额的价值所在。 谈到线上线下的深度合作,綦振翔表示,影院线下购票主要以影院实体卡会员为主,目前影院积极发展实体卡会员同时成为与微信会员。利用微票儿“智慧影院”平台,影城可自主策划并实施线上线下票务活动推广,让影城具备与广大用户直接对话的能力;而虚拟购票窗、摇一摇、扫一扫等基于微信的成熟功能,可帮助信息直达目标受众,让顾客真正体验微信购票取票、休闲互动、快乐体贴的一站式服务。 总而言之,“智慧影院”这种把自主权交还给院线的商业模式,备受院线推崇,而它也助力微影时代在业界票务低价竞争的恶性循环外探索出一片新蓝海。 微影时代全面介入电影业 从去年年底的《十万个冷笑话》开始,微影时代开始参与电影投资,不知不觉间,微影已全面介入电影业的各个环节。 进入2015年,包括暑期档的《大圣归来》、《滚蛋吧!肿瘤君》、《黑猫警长》、《洛克王国4》,以及国庆档的《九层妖塔》在内,微影连续投资的多部影片票房均获成功,盈利模式日渐清晰。此外,微影还成为《像素大战》的移动营销合作伙伴,并完成了《速度与激情7》、《哆啦A梦》、《复仇者联盟2》等进口片的推广工作。 如今,微影时代在影院终端层面也推出了自己的主打产品。 未来,“智慧影院”将持续优化升级,并把成功模式延伸复制到“智慧剧院”等众多消费场景,并计划拓宽除提前订票、网上选座服务以外的社交功能。顾客可以很方便就可以把相关电影场次的座位图分享给好友,好友去付款或者AA付款。 此外,该平台还计划实现“送礼”功能,现在热门的是送红包,将来也可以是送电影票,另外还有影评分享、同场交友、弹幕电影等功能。